银叶子

【半岁斜阳】三


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沈如岚的房门就被推开了,以为是风吹开的,迷迷糊糊的想起来去关门,却因满身酸痛刺激清醒。谁知道让门打开的并不是风而是叶卡捷琳娜,沈如岚挑了挑眉,她过来干嘛。“你醒了?”叶卡捷琳娜额前的头发一缕一缕的,而且脸上还有些汗水。沈如岚好奇的看着她“你去干嘛了?”“晨练。”沈如岚趴着窗户看了看外面,天还没亮呢。“既然你都过来了那我就起床好了,一起去吃饭。”沈如岚坐起来用白色的绷带裹胸。“都知道你是女的你为何还这样?”叶卡捷琳娜对于有些女生为了参军乔装成男人的方法还是知道的,毕竟当初自己也是这么来的,只是后来暴露了。沈如岚白了她一眼“待会跑操的话胸一颤一颤的不疼么?”叶卡捷琳娜盯着她的胸意味深长的笑笑,“会,但我觉得你不会。”沈如岚顿时满脸黑线,抄起手边的膏药往她脸上zhuai(一声,就是扔)过去,“滚你丫的。”别以为你是苏联来的我就不敢对你说脏话。伸手,稳稳的接住膏药,又看了看她要上贴的膏药,“你换膏药了没?”沈如岚摇了摇头,“把膏药给我。”叶卡捷琳娜将她按在炕上,“别动。”撕开她身上那块,膏药下面青紫一片,也许昨晚邓雯没补上几拳也不会看起来这么吓人。“瓦连京给你摔的?”叶卡捷琳娜帮她换上新的膏药,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没摔她的腰。沈如岚点了点头,“没事。就看着严重,奶奶我身体好着呢!”语气还是那么轻浮,跟没事人似的。叶卡捷琳娜不再出声,拉起她帮她穿衣服。沈如岚急忙去拦但又拦不住,“我又没残废,自己可以的!!!”不过叶卡捷琳娜并没搭理她。
“这个是什么?”叶卡捷琳娜用筷子从碗中的米饭里挑出一只米虫来。沈如岚把自己那碗给她,显然是挑过的,把脏东西都捡了出去,“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八宝饭!”至于是哪八宝嘛......霉米、沙子、石子、粗糠、稻壳、稗子、老鼠屎和小虫子。拿过叶卡捷琳娜那碗开始捡脏东西,“我还不知道你是哪个兵种呢。”沈如岚突然闷闷地说。“苏联第二十四航空军第六飞行大队队长。”原来是开飞机的啊,怪不得军衔没瓦连京高。“你平时出任务开燕子还是黄莺?”沈如岚挑出最后一颗老鼠屎后问。“我开IIe远程轰炸机。”刚吃一口饭的沈如岚瞬间被惊到,饭都停止了咀嚼。我的妈,本以为是开侦察机的,结果是开轰炸机的,这还是个女人么!“给你。”突然叶卡捷琳娜递过来一块东西,长得有点像馒头,但没有馒头瓷实。接过那块黑不溜丢的东西疑惑的看了眼她、“黑面包,光吃米饭哪儿能饱。”确实,每人也就二两米,对于每天都在训练的士兵来说哪里能够呢。“有点麦芽的味道。”咬了一口发现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难吃。“麦麸做的。”叶卡捷琳娜把面包撕成一条一条的吃。这是什么年代啊,你前一秒还在吃饭后一秒就可能被轰炸了,哪有那么多时间如此斯文的吃饭,内心不满的吐槽了她几句。
“司令您找我?”沈如岚用过早饭后就被警卫员拽到了司令部,面对着眼前的“和蔼”的刘司令沈如岚大概也明白了几分他要干嘛。“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侦察连那边在汉口火车站那边发现了一支日本人小队每日悄悄查探这什么,估计是在找有利位置屯兵攻打武汉了,所以,,,”“别说了我知道了,”沈如岚扶额打断他的话,“怎么什么活儿都是我们三营呢,他们二营一营都是摆设么。”刘司令依旧“和蔼”的样子“一营前些日子刚执行完任务,二营要留在军营以防万一。”“其他旅没人了么。”刚吐槽完就看到刘司令一秒严肃的脸,立马挺直腰敬了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火车站距离军营虽然有一段路程,但并不是特别远,乘车一个时辰就到了,沈如岚并没带多少人,只带了十几个兄弟,以及一个硬要跟来的叶卡捷琳娜。他们这次出行都是便装出行,为的就是防止日本兵发现。当得到准确信息后沈如岚发现太低估那支小队了,本以为也就二三十号人,一天就能结束的活儿,结果一看,整整一百号人。而自己只带了不到二十个人,一个人灭五个鬼子?有点悬殊。只好在附近组了个旅店以来此地经商为由住下,杀敌什么的,慢慢来。
“在外被发现了就称自己是俄租界留下的俄国寡妇,因为丈夫走了自己有无依无靠所以留在了中国。”对于这个身份叶卡捷琳娜是无语但又无力反驳的,自己是生于莫斯科,本质是苏俄人没错,但是寡妇是什么鬼?“在外就说我是你的仆人,这位是周远风,他在这儿的身份是商人,咱们会面时就称你有一笔你丈夫的遗产想拿来和周先生经商。”看着那位周先生,穿着洋人的西服还真有几分商人的味道。
一切都安排妥当后房间里只剩下了她和沈如岚两个人,很明显今晚她们要住在一起。突然沈如岚把一个毯子扣在叶卡捷琳娜身上,坐在椅子上念念有词的看着她“早知道你胸这么大就不给你旗袍了,太伤人了。”叶卡捷琳娜不知为何特别想笑,而且忍不住那种,于是笑出了声。沈如岚第一次看到叶卡捷琳娜真正的笑容,不得不说真好看。但又立刻不开心的扑倒她在床上,“笑什么,嫌弃我胸小吗!!!”叶卡捷琳娜被突然扑倒有点懵,看到那人写在脸上的不开心捏了捏她的脸,“没有哦。好啦,别气了。”

【半岁斜阳】二


“我这次来是刘司令派来和你熟悉军营地里位置的。”
沈如岚好笑的看着这个高挑的洋妞儿,“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仿佛自己与其他女兵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吧,“你就不确定营长她出去了而我只是过来蹭热水的?”叶卡捷琳娜听了她的话微微皱了眉头,该怎么跟她解释司令说的“看起来最刁蛮不羁的短发小鬼”这句话呢。看了看那人好奇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在这里很少有您这样短发的女子。”不过这也确实,整个军营可以说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出来有几个短发女兵。听到这个理由后的沈如岚表示,好吧,算你识货,认出哪个是我来了。“走吧,带你逛逛。”沈如岚从土炕上下来穿好鞋子,把额前碍眼的头发撩到后面去带上带有青天白日徽的军帽。
训练场上的士兵们在微凉的天气却满身是汗,没办法,如果训练量达不到那么还能拿什么去抵抗小鬼子。“沈营长好!”正在训练的士兵看到沈如岚带着一个洋人走来毕恭毕敬的行了个军礼。“辛苦了。”沈如岚点了点头。一阵“不辛苦”过后又是一片沉寂
“hey! Екатерина!(叶卡捷琳娜)”一个很高且壮实的苏联男人拍了拍叶卡捷琳娜的肩膀。“这位是瓦连京。”叶卡捷琳娜将瓦连京介绍给沈如岚,然后又用俄语和瓦连京说着什么,大体也就是介绍沈如岚。在叶卡捷琳娜的介绍下瓦连京突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然后用蹩脚的中文感叹自己的惊讶程度“唉呀妈呀,你是个营长??!”见他满脸的不相信,沈如岚清了清嗓子,“您好,我是12军43旅的步兵三营营长沈如岚,军衔少校。”叶卡捷琳娜将这段话原封不动的翻译给瓦连京。瓦连京听了表情都僵在脸上,片刻挺直了腰板向沈如岚敬了个军礼,叽里咕噜的一大串俄文沈如岚去哪儿听得懂,不亏幸好身边有叶卡捷琳娜在。沈如岚拉了拉叶卡捷琳娜,“他说啥?”“他说‘我是苏联派来援华的第二坦克旅旅长,军衔上校’”叶卡捷琳娜面无表情的翻译完这段话。上校啊,比自己高了两个军衔呢,沈如岚顿时觉得自己刚刚是不是有点装X过度了。正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沈如岚突然被推了一把,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瓦连京挥着拳头朝自己砸来,什么东西?身体本能的往边上躲开。“他想和你比试比试,他虽然是个开坦克的,但是格斗水准也很高的。”听了叶卡捷琳娜的话沈如岚才反应过来。早说啊,不就比试比试吗,奶奶怕的你?
瓦连京的拳头又开始朝自己的脸上挥舞而来,沈如岚用胳膊肘别开他的拳头,抬腿用膝盖用力顶上他的腹部。瓦连京强忍着腹部上的疼痛架住她的肩膀给了她一个过肩摔。本来沈如岚只是想玩玩就算了,结果被这么一摔顿时怒了。沈如岚站起身来顾不上拍打尘土,瓦连京一个进步伸右腿向沈如岚弹踢而去,沈如岚两膝屈蹲向右略转。同时右手后收,左拳下砸向左磕击其右脚踝部。在格挂瓦连京右腿的同时,左脚猛向对方裆下进一步,屈膝前弓,左掌上翻直朝对方双眼插戳。瓦连京应对不来连忙右脚后退一步,上体后仰避开沈如岚朝自己眼睛戳来的手,沈如岚动作不停,左右脚向前滑步下仆,左掌内翻,反臂直拳朝对方裆部挖击。瓦连京后退左腿避过沈如岚左拳击裆之险,沈如岚迅速猛起身,随起身之势,右脚蹬地猛起里合将对方反压在身下。
不知何时周围已经围上了士兵,见沈如岚将瓦连京压住后响起了掌声,这掌声里面还有一部分苏联人的。瓦连京瞪着叶卡捷琳娜,意思很明显,快来帮我。叶卡捷琳娜会意的点点头,拉起沈如岚让瓦连京退出场地。沈如岚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毫不留情的朝叶卡捷琳娜挥拳而去,叶卡捷琳娜抵住在这一拳发起主动攻击,先用右拳虚晃一势,突发左腿低踹沈如岚右膝部。紧接着,沈如岚猛收腿反向叶卡捷琳娜左膝踹击而去,叶卡捷琳娜迅速收提膝避让。在沈如岚还未收腿之前,右脚猛跳步,左脚直朝其腹猛踹。紧接着,在沈如岚退步仰身闪避之际,叶卡捷琳娜左脚落地借势反弹腾空跃起,左腿猛抻直朝对方肩膀,沈如岚一惊迅速侧身躲过。叶卡捷琳娜踹空落地,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着把沈如岚按在地上,“歇会儿。”
沈如岚倒是真的累了,你一个人打两个苏联人试试,首先自己就属于很瘦的那种,哪里比得上人家那种又高又结实的身材,虽然叶卡捷琳娜也瘦,但人家有腹肌,别问沈如岚怎么知道的,刚刚叶卡捷琳娜反弹腾空而起的时候顺着被风吹起的衣服看到的。周围人见不打了也就散了。
“妈的,这群毛熊都是真有力气。”沈如岚趴在炕上连连喊疼。医疗队的三营的卫生员邓雯面无表情的给她敷药,“活该,让你跟那群毛子比试,摔不死你呢。”沈如岚听了瞬间可怜巴巴的看着她,伸手拽住她又长又粗的麻花辫,“养这么长不热么?”邓雯有点无语她转变话题的速度,摇了摇头。“今天那个叶卡捷琳娜的实力肯定比瓦连京厉害,我和她交手的时候她都没用全力。”松开邓雯的头发,“可是为什么她的军衔没有瓦连京高呢。”“也许他们不是一个军种。”邓雯收拾着医疗箱子,把几副膏药放在沈如岚身边。沈如岚安静了几秒后突然醒悟,自己只知道她的军衔却不知道她是哪个兵种,想要翻身起来却又被邓雯按下去,“老实待着,膏药我给你放下了。”邓雯背着医疗箱披上外套,“明天我过来给你贴。”“一个膏药而已,我可以自己来的。”沈如岚一脸你相信我我可以的模样。邓雯叹了口气,“那你自己来吧,我走了。”沈如岚挥了挥手表示再见,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着邓雯大喊“你头发好硬,跟钢丝似的。”哪有叶卡捷琳娜那金色的头发柔软。
最后的结果是,邓雯往她贴膏药酸痛的地方挥了几拳,在沈如岚的惨叫中解了气,头也不转的摔门离开。

【一】
斜阳打进书房,檀木桌上的宣纸被照的金黄。年过九旬的白发老人仍然有力地握着毛笔,曙红色的梅点落在浓墨的树梢上,那梅花看起来是如此坚韧高洁,哪像现在的梅花恨不得搬到花园里去欣赏。
“奶奶!”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总是沉不住气,突然的开门让老人不小心将曙红色的颜料滴在了宣纸上,不过老人很快的稳住气将错就错画了几片梅花花瓣在树下。
小伙子自知自己不应该这个时候来打扰奶奶,尴尬的笑了笑。老人抬眼看小伙子时已然是满眼的宠溺,哪个奶奶不宠着孙子孙女呢?“奶奶!奶奶!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个是您孙媳妇!”小伙子拉过一个洋人女娃,170几的身高,长得煞是好看。老人看到那个孩子的脸由心底出现一种熟悉的感觉。“奶奶好,我叫杰奎琳,来自俄罗斯。”女孩儿从容的用一口流利的中文介绍自己。一样温柔的声音呢,老人低下头去继续忙于画作,但内心却五味杂陈。杰奎琳见老人不理会自己而有些尴尬,小伙子揉了揉她的头告诉她习惯就好,奶奶不怎么爱说话。
当两个人准备离开书房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这样一句话“叶卡捷琳娜还好吗?”叶卡捷琳娜,多么奢侈的名字,在俄国很少有人敢叫这个名字,毕竟与女皇齐名怎么是一般人可以配得上的。杰奎琳听到这句话后不由得一愣,回头看着淡然的老人“奶奶您认识我奶奶吗?”老人转身从书柜底抽出一个很有年代感的皮箱子来,轻轻拍了拍尘土,打开了箱子,里面放满了显赫的战功勋章,以及一张张发黄的旧照片。老人轻拿起一张照片来,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笑得灿烂的靠在一个面带微笑的洋人女孩肩上,而那个洋人女孩竟和杰奎琳十分相似。看到这照片杰奎琳似乎明白了什么,走过去轻轻握住老人血管突兀的手,“您就是沈如岚对吗?”“哈?什么沈如岚?奶奶叫沈梦怜,是个国画家,怎么会是沈如岚同志。”显然对于沈如岚和叶卡捷琳娜的故事小伙子是知道的。
老人摇了摇头,踱步到窗户旁边看着斜阳,“我就是沈如岚。”
1937年10月26 日 中国武汉汉口
在汉口的军营所有士兵站成一个个方队迎接着来自苏联的志愿军,看着一架架战斗机轰炸机运往军营,说不羡慕是假的,啥时候咱中国也能有这样的飞机啊,这是众多士兵的心声。“哟,黄莺和燕子啊,”一个短发的女兵在前排悄悄地和身边的人聊天,“我的天,看到那轰炸机了吗,远程的!可是羡慕死我了。”一旁的人似乎有点无语她的叽叽喳喳,“羡慕啥,你又不是空军。”女兵伸手照着那个人的后脑勺就一巴掌,“咋的?我是想说咱们啥时候能也弄出这个高端的玩意儿来。”因为这两个人是在第一排,所以一举一动都十分惹人注目,司令自然不会看不到,瞪了一眼他们俩表示肃静,当然看到他俩不老实的还有迎面而来的苏联志愿军。
该迎接的也迎接完了,大家也都应该训练的训练去了。沈如岚摘下帽子捯饬了捯饬自己的头发,回到自己屋子倒了一茶缸子热水,盘着腿看着人民日报。“请问是沈如岚营长吗?”听到一个女声沈如岚的疑惑的抬起头,这声音不熟悉啊。本以为是哪个女兵,却发现是一个洋人。沈如岚大脑有些卡壳,等等,这个不是苏联志愿军里面那个空军804大队的队长吗?今天还看自己和老牛唠嗑来着。“您是?”虽然知道了身份,但是沈如岚并不清楚她来这儿是什么意思。“您好,我是叶卡捷琳娜,军衔是上尉。”听到这番话刚想喝口水的沈如岚差点没拿稳茶缸子,差点整杯水都扣在自己身上。打量眼前这个少女,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竟然能当上上尉。“咳咳,”沈如岚尽量稳定了自己情绪“你这个名字到是起的不怕得罪人,您来干嘛?还有,你中文说的真好。”叶卡捷琳娜礼貌性的微笑道了谢,“我曾与一个中国太太是邻居,她教我的。我这次来是刘司令派来和你熟悉军营地里位置的。”